新蓝网-中国蓝新闻客户端1月4日讯(新蓝网记者 俞笛 通讯员 俞小薇)“祝你生日快乐,祝你生日快乐……”伴随着这熟悉的旋律,杭州某KTV里弥漫着快活的空气,一个略微有些发福的中年男子,戴着生日帽,在“刘总”、“刘哥”的欢呼声和一群女孩的簇拥下,切开了一个三层蛋糕……

谁也没有想到,这位出手阔绰、生活奢侈的“刘总”,竟会是一个“黄金大盗”……

不露痕迹的盗窃案 神秘的嫌疑人

2018年6月27日,杭州大江东公安分局接到辖区群众报警,称遭遇入室盗窃,黄金首饰被盗,损失财物三万元左右。7月7日,辖区一位老人家里也遭贼了,自己攒了大半年用来还盖房债务的近两万元钱被盗,女儿让帮忙保管的价值37000多元的嫁妆(黄金首饰)一同被盗。民警到达现场后,发现这两起案件很相似,现场没有明显翻动的痕迹。

作案工具

唯一的不同,被盗家庭将现金和黄金放置在主卧洗手间的废弃箱子内,为了确保安全,这些现金和黄金被深埋在箱子的旧衣物内。嫌疑人为了能进洗手间盗取里面的财物,暴力破坏了洗手间门锁。也是在这起案件中,民警提取到关键性证据。

通过比对痕迹,警方比对上了2014年夏天发生在萧山区党湾镇的一起入室盗窃案,失主家中藏在洗手间吊顶内的金器同样被盗。“我们甚至还怀疑他有金属探测仪之类的,不然谁会想到厕所吊顶上会有黄金。后来嫌犯交待,他就是看到厕所吊顶上有一条细缝,所以他这个思维很缜密,进入作案现场心态也很平稳。”大江东公安分局刑侦大队教导员胡一鸣告诉新蓝网-中国蓝新闻客户端记者。

杭州市公安局大江东分局刑侦大队教导员 胡一鸣

之后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里,类似入室盗窃案发生十余起。还是一样的入室盗窃,被盗的大多为黄金首饰,且现场均没有明显翻找痕迹。在这一个多月里,大江东公安分局案件专班的民警顶着巨大的压力,观看了超过1200个小时的监控视频,跨越两省三市,走访了100余家单位、900余户住户。终于在今年8月,初步锁定了犯罪嫌疑人——每次案发当日,骑着一辆荧光黄电动车消失在大江东新湾共建桥附近的中年男子。

经过不懈的蹲守和走访调查,警方终于在11月24日傍晚,在新湾共建桥将犯罪嫌疑人刘某抓捕归案。

草根创业的“双面人生”

刘某,江西瑞金人,1975年出生。已婚,有两个孩子,妻女均在老家。刘某十年前来到杭州打工,学徒出生,在厂里打打零工,有时候也接一些工地的活儿。几年前,刘某抵押了老家的房子,贷出了40万,在大江东跟人合伙做起了生意,经营一家饭店。

“在人们眼中他就是一个大老板,朋友眼中他就是‘刘总’。生活比较奢侈,用钱也比较大方。”警方告诉记者,刘某的饭店在大江东生意兴隆,他也成了外来务工人员心目中的草根创业榜样,周围的人都尊称他为“刘总”或“刘哥”。刘某平日里出手十分阔绰,陪兄弟们打点牌“玩点钱”,经常请朋友吃饭聚餐,吃完以后去各种KTV和夜场继续消费。而如此阔气的老板,自然也吸引了夜场的不少女孩子,刘某从不缺少“女朋友”。

刘某的床

“但其实,谁都不知道,这个大家眼中的‘成功人士’,十年来一直租住在离饭店十几公里外的农民房单间里,月租金100元。”警方表示。

钱不够花 精心准备 铤而走险

为了保持自己的“奢靡”生活,刘某决定铤而走险。每一家,都速战速决。如果只发现少量财物,宁可放弃,换一家。一般价值万元以上,才“值得”他动手,而且只要现金和黄金。他一般只花十几二十分钟作案,不拖泥带水,偷完就走。作案的时候,他戴手套、穿袜子,为防止屋主突然回来看到样貌,还特地头戴了丝袜。同时,他还特意用黑色不透光的胶带粘住了电动车仪表盘,防止反光照亮脸,被人看到。

偷到一定数额之后,刘某就会开着车一路向北,到外省的一个“黑市”处理。天黑后看准哪个去哪个,一手交钱一手交货,谁也看不清谁的长相。交易完,他会到就近的农行ATM机,把钱存进去,然后再回来。这几个月,他在那个ATM机总共存了16万元。

目前,此案还在进一步侦办中。

首页时政